•♫•一个人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幸福不需要技巧,只需要简单的微笑。
  • 53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现在还不是时候。

原本不想写这篇文章的,但我必须跟所有人有个交代。
不是我不要原谅你,而是我不能。

没错,很多人不喜欢我的态度。
但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会无意间说出不该说的话。
那难道你自己的态度就没人讨厌吗?
朋友就是因为知道了优点和缺点才能够在一起的。

没错,我的确没有资格跟你这位人才谈音乐。
我的确说过你一直弹吉他会让我讨厌音乐。
但在我说这句话之前,我已经要求你不要再弹了,我们可以静静地躺下来聊心事。
我不只说了一次,我总共说了三次不要你再弹了。
因为那时我的情绪不是很好,难得有老鸟听我说心事。
但你破坏了气氛。

不是说生气就什么话都可以说的。
不是说生气就什么都你最大。

你说我拿彩?
不好意思,今天的彩好像都是您拿到完。

你说你跟我握手,我在酱多人面前不给你脸?
不好意思,来来去去就只有老狗看到。

你说你低声下气?
不好意思,刚是谁拿我的牌来丢?

你说你有诚意?
不好意思,刚是谁拍桌子?

不是大声就赢的。
不是你拖到全部人站在你那边,你所犯的错误就可以一笔勾销的。

你说全世界不爽我的时候,只有你撑我?
不好意思,难道你有事时我就离开你,对你落井下石吗?

你说全世界玩我,只有你帮我?
不好意思,你夸张了。
什么是全世界?
难道几个朋友就是全世界吗?
难道这样说我能提高你的身价吗?
难道我是笨的吗?

就算他们真的玩我,那又如何?
难道当天他们留在学院到酱迟,我不懂发生什么事吗?
难道我观察不出豪他们在干什么吗?
我跟豪的友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我跟豪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好兄弟。
他玩我?
那不叫玩。
用别人的手机按信息,这种事他和我都不懂做了多少次。
请不要挑拨离间。
朋友之间就是开开心心的嘛。

一开始全部人玩我?设陷阱给我踩?
你说得太严重了。
难道我的感觉是假的吗?
难道我的心是死的吗?
难道我观察不出的吗?
是我自己选择相信她的。
我一开始就相信她。

我说过有些事情不用说得太清楚,这样反而没意思。
是你硬硬要把所有事情搞大。

在信息里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不会再碰朋友喜欢的东西。
那为何你要把事情闹大?
你太自私了。
为何说你自私?
原因你自己知道啦。

那天发生的事情不是因为我说过那句话,那句你让我讨厌音乐的话。
而是从她出现之后,你就开始针对我。
你不要说你没有。
你丢Limau给我,说“你要嘛给你咯。”
这句话什么意思?
不要说你不懂。
当天我已经故意去讲电话了,让你们说清楚。

你明明知道当天在你家,她故意逃避你,你还故意去惹她?
我叫你躺下来聊心事,你不要。
到最后才来自己不爽。
过后才来说一些不是人说的话。
你不要说你为大家说出他们的心声。
这是你在为自己找借口。

不爽我讲啦。
“对咯,我就是不爽你,怎样?”
k,tai lou我们走。
“做么要叫tai lou,tai lou是你的狗啊?”
。。。
“以前是Steven,世豪,现在到tai lou。全部人是你的狗咩?”
够了咯,tulan不是tai sai的!
“我就是tulan,怎样?不爽啊?打我啦?不敢啊?你GAY的啊?”
对咯,我GAY的,怎样?
“我早就知道啊。就是不爽你GAY “
ok,不跟你乱。我死我贱!
“当然是你死你贱啦,不然我贱咩?”
。。。
“做么躺我的床?弄肮脏我的床罢了.”
k!我起来我不躺。
“你还坐在我家做么?!”
ok,我走。
“早就应该走了!”

我走我走。
走出去不让人知道发生什么事。
你的室友回来,我也跟他笑笑。
但你在客厅的是什么脸色?
我什么都不想说,拿了锁匙开门就走。

原本这一切我都不会生气,不会没有朋友做的。
但接下来的一切,让我怀疑我是否还能跟你当朋友?
我开门时,没有大大声,没有大大声关门,因为我尊重你。
但你。。
锁匙转两声的声音,你大大力关上门的声音。
这些声音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阴影。

当时我FORm1,曾经被我爸爸赶出家门,就是那关门的声音。
我恨了我爸爸很多年。
我花了四年的时间才开始接受回我爸爸。
就是那个关门的声音,我患上了“人群恐惧症”。
那时我完全讨厌外出,讨厌跟不认识的人说话。
讨厌上学。
讨厌做工。
讨厌出外吃东西。
每天呆在家,每天把自己封闭在cyber cafe。

就在那天,你让我回到了那恐怖的感觉。
一个人走在夜深人静的街上,我以为我会哭。
但我没有,因为我不把你当朋友了。
你让我彻底失望了。
那一刻,我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了。

换做一个普通人被朋友赶出家门,他们也会不爽。
我问小孩子同样的问题,
“如果有一天,你去你朋友家,你跟你朋友吵架,你朋友把你赶出来了。你会怎样?”
一个六岁的小孩都会回答:
“不要跟他讲话了!”

那天后,我才知道。
谁对我好。谁对我真心。
谁想伤害我。

我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本来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可以好好谈的,但你搬到全部人来。
很酷吗?很爽吗?很伟大吗?

我不会生气你说过的那些话。
我不会生气大家玩我。

事发后的几天,我每晚都四五点才睡。
我在想我到底能不能原谅你。
我到底应不应该原谅你。
我以为你跟我道歉,我会原谅你。
但,一早被蛇咬,十年怕井蛇。

我说过的,做过的,所有让你不爽的。
对不起!


不是我不要原谅你,而是我不能。
我只能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